对方如此前倨后恭不免让宁奇心中发出一声冷笑

 “这位公子,您买灵草?”
 
    也许是见宁奇的年龄很轻,只当他是好奇过来看看,所以灵草专柜的小二对宁奇并不太上心。
 
    “小兄弟,这边是炼丹师才能进来的,你要买丹药的话,还是去隔壁丹药专柜吧。”
 
    说话嘲讽宁奇的这个年龄看上去三十来岁,微胖,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五星斗师!
 
    宁奇特意看了一眼他的属性。
 
    凤都城孙家:孙大能。
 
    等阶:五星斗师。
 
    功法:玄阶中品浴火决。
 
    武技:玄阶中品烈焰掌。
 
    职业:一阶炼丹师。
 
    跟在孙大能后面的一星大斗师呵呵笑了起来。
 
    宁奇没有理他,而是朝小二道:“鸡鸣草、曼陀花、朱丹砂、……一份多少钱?”
 
    “还真要买灵草?”
 
    小二有些惊讶,然后算出价钱后,道:“一份八千两。”
 
    “八千两……给我来两百份。”
 
    宁奇道。
 
    此话一出口,众人顿时惊讶不已,两百份就是一百六十万两银子啊!
 
    孙大能惊异的打量了宁奇一眼,冷笑道:“小兄弟,可别吹牛皮,百草堂不是随意可以逗弄的!”
 
    “你这个人烦不烦啊?我认识你吗?滚远点!”
 
    宁奇直接伸手指着孙大能的鼻子大骂了起来。
 
    “大胆!敢对孙大师这么说话!”
 
    那一星大斗师立即上前一步,恶狠狠的看向宁奇。
 
    宁奇朝小二道:“你们百草堂还做不做生意?赶紧把我要的灵草拿来!”说着,他直接甩出一沓金票在小二的脸上。
 
    一直打算看戏的小二,见到金票后瞬间如梦初醒,吓出一身冷汗,这少年轻而易举的拿出这么多银两,绝对不是普通少年啊!
 
    他连忙道:“您稍等,灵草马上就来!”
 
    说话间,他已经跑去捣鼓灵草了,而孙大能在震惊中回过神来,脸色变幻不停,他身为炼丹师,曾几何时会被人如此指着鼻子辱骂?当他看见凤都城其他几位与他不合的炼丹师正幸灾乐祸的看着这边时,孙大能的怒气瞬间爆发!
 
    “拿下他!”
 
    在他的怒喝之下,那名一星大斗师的随从立即冲到宁奇面前,一掌朝宁奇的脑袋抓去。
 
    “还蹬鼻子上脸,我草你吗!”
 
    宁奇怒喝一声,直接一掌打出,那名一星大斗师被这摧枯拉朽的力量直接轰出了百草堂的大门口,落在街道中央,一口鲜血从他的嘴巴里涌出,身子抽搐了几下,随后就不动弹了!
 
    孙大能震惊的呆在了原地。
 
    “你!你!”
 
    孙大能指着宁奇,惊怒交加,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这时百草堂内出来一位五六十岁模样,一脸淡然之色的老者,他的头发一道白一道黑向后绑起,双手背负身后,气势看起来很强大。
 
 第四十二章 炼制养灵丹
 
    “怎么回事?”
 
    老者冷眼看向宁奇。
 
    孙大能怒道:“左长老你来的正好,此人竟然一言不合就出手打死了我的手下!你们百草堂必须出面解决此事,否则我孙家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被称为左长老的老者,名叫左逸夫,乃是此处百草堂的实际掌管者,一名一星斗灵!
 
    他在听了孙大能的话后,朝宁奇冷声道:“小兄弟,我百草堂内是不允许私下动武的,你杀心太重,我们不做你生意了,走吧!”
 
    这时已经快准备好二百份灵草的小二,愣在了原地。
 
    一百六十万两的生意说不做就不做了?
 
    孙大能:“请左长老帮我留住他,待我家族之人前来!”
 
    左逸夫点点头:“也好。”
 
    宁奇见二人唱着双簧,不由得大笑一声:“连绿柳都不敢说不做我生意,你一个区区分店长老算得了什么???”
 
    绿柳?
 
    左逸夫脸色微微一变,神色之中的淡然瞬间隐去,而是有些凝重的道:“小兄弟认识我家大小姐?”
 
    宁奇冷笑道:“我乃冠军侯府子弟,皇上亲封县男爵位!认得你家大小姐很奇怪吗?”
 
    孙大能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没想到宁奇竟然有如此背景,虽然他是炼丹师,他的家族在凤都城也是一等一的豪门,但跟京城的冠军侯府对比起来,还是略差两筹。
 
    左逸夫态度立即变了:“原来是宁公子,小老儿刚刚事先不知,多有得罪,来人,把宁公子的灵草奉上,宁公子,这灵草本是一百六十万两,就收您一百五十万两吧。”
 
    小二连忙把灵草打包给宁奇,还返还了他一张金票。
 
    对方如此前倨后恭不免让宁奇心中发出一声冷笑,不过眼前有便宜不占那是乌龟王八蛋,宁奇笑呵呵的收下金票,“多谢左长老,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告辞了。”
 
    随后他喊小二把小白马儿牵来,骑上就走。
 
    左逸夫一直送他到门口,等宁奇离去之后,孙大能才冷眼望向左逸夫:“左长老,我左家给你的供奉有多不少吧?你胳膊肘向外拐?”
 
    左逸夫心中已经把孙大能大骂了一遍,但看在左家每年百万两银子的供奉之上,左逸夫还是耐心的给对方解释道:“你可知道此人是谁?”
 
    孙大能冷笑:“他刚刚不是说了吗,冠军侯府的子弟,那又如何?天高皇帝远,他冠军侯府的势力能到我凤都城!?再说,在京城,冠军侯府区区二流势力,有和好怕!我家老祖宗也是斗皇,不下于他们!”
 
    左逸夫笑了笑:“那你家可屠过龙?你可知道此子在前段时间的狩猎日内,机缘巧合之下杀死了一头五阶黑火鬼龙?是我们秦唐帝国唯一一位屠龙斗师,皇上眼中都有他,如果他在凤都城出了事,你我都难逃其责!”
 
    “什么!?屠龙斗师!?”
 
    孙大能脸色铁青,咬咬牙,转身离开百草堂,对躺在大街中间生死不知的手下理都没理,左逸夫摇摇头,吩咐小二过去查看一番,发现对方还活着,便让小二扶去看大夫了。
 
    ………………
 
    宁奇离开百草堂后,在凤都城里找了间客栈暂住下来,他吩咐了小二,没事不能来打扰,在五两银子的巨额打赏下,小二连忙拍着胸脯不仅保证自己不上去打扰,还帮忙好好给小白马儿洗个澡!冲刷干净!
 
    搬开桌子,宁奇坐在房间的空地中央,缓缓的闭上眼睛。
 
    养灵丹的炼制方法在他脑海里一幕幕回闪。
 
    随后,他面色严肃的伸出手掌,一团吞龙业火瞬间冒出,他再抓起一份养灵丹的灵草置于其上,在吞龙业火的燃烧之下,瞬间化为一团汁液,这团汁液因为注入了屠龙斗气,被控制在宁奇掌心三寸高的地方。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