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骑在马上色眯眯的看着他的第十八房小妾

- 编辑:admin -

还骑在马上色眯眯的看着他的第十八房小妾

 两边都不沾手,自己也能用排除法看一看,甘省境内到底是谁这么胆大,敢在他的头上拉屎。
 
    八匪印象+1分。
 
    于是乎,涂飞就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被人给‘请’进了威狼山的山寨。
 
    他的大部队被客气的留在了外寨,而涂飞则带着他的几个贴身的二流子兄弟,就这样摆着霸气十足的气势,走进了威狼山会客的内寨。
 
    一行人被引路的帮众给带进了议事的大厅,传令兵就朝着厅内的人通报了起来:“报!将匪甘省临时大队大队长涂飞携部众来访。”然后就十分规矩的退到了一旁。
 
    这个时候,按规矩一般人就会就着这话上前,拱手也好,递手也好,把话茬接上了。
 
    你总要自报家门一下吧?
 
    不,涂飞还站在那里等待着他的王霸之气发作,马匪大当家的对着他倒头就拜呢!
 
    还是千度惹的祸。
 
    历史之所以被称为历史,那是因为它大多是由后人所书写的,在历史长河中,只有那些重要的事情以及节点才会被详细的记录下来。
 
    而它的真实度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都是真的。
 
    涂飞在千度引擎的搜索之下,只知道马匪做为了失败者,即将消失在滚滚的长河之中。
 
    但是他并不清楚,这其中的过程是怎样的,至于他带领的这股溃散的军队的命运,自然在千度搜索上也不会被提及。
 
    因为他的部队过于的渺小了,连个屁大点的事都不算,不值当让撰写历史的人单独为了他们,而填写上一笔。
 
    至于野史以及民间传闻,千度这个系统的能力过低,它还不具备还原历史真像的功能。
 
    于是乎,一下子就冷场的大厅,就形成了大当家在上端坐,与下面的站的威武不屈的涂飞,在沉默中的相互对眼的状态。
 
    面对这种情况,大当家的内心是崩溃的:这个领头人好没规矩,竟然还在等着我上杆子巴结不成?我认识你哪位啊?!就算是将匪的直接领导人过来了他,也不一定是你这个样啊!
 
    将匪印象-1分。
 
    随着两个人深情凝视的时间越长,大厅内的气氛就越加凝重。
 
    而在一旁端着茶的八匪的将领,差点没憋住笑把让手中的水给抖到了裤子上。
 
    到底还是靠不要脸吃饭的二流子会察言观色,当高高在上的大当家马上就要暴起送客的时候,他赶紧就从涂飞的身后迈了出来,站在了自己大队长的身侧,朝着上方一拱手:“大当家的!别介意!我们队长那是看到了您的雄姿之后,心生敬仰,一时激动的忘了词了。”
 
    你当我是傻的啊,你们队长与我对视时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里边充满了,怜悯,惋惜,以及想要拯救失足儿童一般的渴望。
 
    我现在有吃有喝有人有枪的,你个混的不如我的,你凭什么可怜我!
 
    可是既然是开门做四方生意的山寨,大当家的,自然也不会将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他嘿嘿一笑,率先一拱手,就当是给将匪势力一个面子,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可是大当家的这关就算过去了,他们这么长时间的打机锋,也让场内捶胸顿足的那些财主们,看清了不请自来的将匪们的成员样貌。
 
    嘿嘿!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
 
    小子!可算是被我们给逮到了吧!
 
    还没等涂飞回礼拱手呢,这群葛朗台般的人物们就在这个大厅内,哀嚎了起来。
 
    “大当家的啊!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原本我们也搞不清楚是谁抢了俺们的财物啊!心想还真是要麻烦你大当家受累给查查啊!”
 
    “可是现如今也不用麻烦大当家的了!罪魁祸首他们自己找上门了啊!刚才还说他们攻打营寨是误会呢!我看八成就是真的!”
 
    “趁着你大当家的松懈的当口,把你这里也当成肥羊给抢了啊!!你还我们家银元!整整一箱子呢!”
 
    一个颇为激伤了他的护卫队成员不说,还骑在马上色眯眯的看着他的第十八房小妾,当着他的面就敢挖他的墙角。
 
    说什么他年富力强,火力壮,跟着他天天爽歪歪。
 
    多亏他那个小妾是个脑子清醒的,等人走后朝着对方离开的地方还啐了一口,否则这个绿帽子就要明晃晃的被带上了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老头我和你拼了,让你说我面条腰。
 
    猝不及防的涂飞,就被一个干瘪的带着瓜皮帽的老头给挠了个满脸花,下意识的,他这一脚就跟着抬了起来。
 
    ‘嗷’
 
    这个老财主随着涂飞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就倒着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他还是脸先着地的。
 
    人没事,就是不起来,趴在地上那哭呢。